<del id="rrzzv"></del><span id="rrzzv"></span>
<span id="rrzzv"><dl id="rrzzv"></dl></span>
<span id="rrzzv"><dl id="rrzzv"><ruby id="rrzzv"></ruby></dl></span>
<ruby id="rrzzv"><dl id="rrzzv"></dl></ruby>
<strike id="rrzzv"></strike>
<span id="rrzzv"><dl id="rrzzv"></dl></span>
<ruby id="rrzzv"><dl id="rrzzv"><del id="rrzzv"></del></dl></ruby>
<strike id="rrzzv"><dl id="rrzzv"><ruby id="rrzzv"></ruby></dl></strike>

有顆金子般的心

發表時間:2015-10-31       來源:

 

 

作者:哈密日報記者趙玉偉   張有生

  作為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哈密人,我們覺得哈密是美麗的,美麗哈密美在山,美在水,更是美在哈密人。

  2013年的春節,郭萬林一家沒有像其他農民工一樣背上行囊踏上火車成為遷徒的“候鳥”,而是像當地居民一樣,悠閑而又隆重地置辦了年貨,在哈密度過了一個和和美美的節日,不算2008年的春節,這已經是郭萬林在哈密過的第四個春節了。

  時間在變,但是郭萬林過年的地點和居住的房子卻沒有變,他一直住在阿不都熱西提?賽來家里。

  2007年,要修房子的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和從甘肅玉門來哈密做泥水匠的郭萬林發生了矛盾。時間是2007年10底,在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家中干了半個月后天冷了,停活了的郭萬林從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手中接過800元工資之后結束了一年的工作,“剩下的700元明年給你,我最近手頭上緊,沒錢,開春還要干么,完了一起給你。”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說。

  時間過的很快,冬閑過后的春節,春節完緊接著又到了元宵節,在元宵節這天的天黑時分,打算出去看焰火的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迎來了急急忙忙的郭萬林,“阿哥,我小兒子今天住院了,要用錢,那700元你能不能給湊一下。”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有點不知所措了,“那時候可以說是身無分文”。

  一邊詢問住院情況,一邊考慮著如何籌錢,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轉頭對妻子說:“把你的戒指給我”,妻子伸開手指看了看結婚時候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給她買的那兩枚戒指沒有說話,以無聲的抗議表示堅決的反對,氣氛頓時有點尷尬。

  看妻子“不動彈”,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順手撈起了地上放著的拖把扔向了對面坐在板凳上的妻子,被砸中的妻子抱頭哭了,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心疼了:“先救人,好吧,戒指我們以后還可以再買。”

  抽泣著的妻子從手指上取下了戒指交給了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,當晚,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便找到了開金店的朋友將戒指賣了2200元,“老郭,2200元,你先拿回去用。”

  天氣轉暖,該開工了,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去找租住在哈密市北關的郭萬林,正好趕上了中午吃放時間,進了門的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看到的是郭萬林一家三口碗里端著的白水面條,“老郭,巴郎子要補身體呢,吃個甜面條咋行呢?”看丈夫郭萬林不說話,妻子殷淑蘭裝不下去了,“現在還在吃藥,花銷大,活也沒開,沒錢啊。”

  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打量了一下郭萬林一家租住的房子,“老郭,這間房子一個月多少錢?”

  “150元。”郭萬林說。

  “等我們家修好了,你就搬到我們家住吧。”

  2008年7月,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的一院平房修好了,一個月后,郭萬林一家便搬了過來,“老郭,這個套間你住,另外那個單間你兒子住。”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說。

  “就這個套間就行了,那個單間你租給別人吧。”

  “孩子還要養病呢,不方便,你就放心住吧,一分錢不要你們的。”住下來的郭萬林不能閑著,但是不認識人,活也不好找,閑了幾天,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看到后,問道:“老郭,咋不去干活?”

  “認識的人少,找不上活。”郭萬林說。

  “走,我跟你找去。”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把郭萬林領到了包活的朋友處,“干一天發一天的工資,絕對不能拖,人家要用錢呢,你要沒錢發你給我說。”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不但給朋友領來了人而且給開好了條件。

  在郭萬林干活的時候,妻子還在照看著康復當中的兒子,“今天中午你們不要做飯了,我們家做抓飯。”“今天你們不要做飯了,我們煮羊肉了。”隔幾天,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就會過來告訴殷淑蘭不要做飯,“吃一次兩次可以,時間長了誰都不好意思。”殷淑蘭說。后面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見母子兩人不過來吃飯了,就把做好的飯給他們端過去;“不就是多加一勺水,多加一碗米的事情么。”

  2007年上半年干活被包工頭欺騙卷走了一萬多元的工資,2008年年初兒子生病住院,生活對于郭萬林一家來說無疑是殘酷的,但是,2008年郭萬林踏踏實實地在外面干了一年活,有了兩萬多元的收入,兒子的病恢復的也很好,他們一家人的天空在由陰轉晴,年底的一天,郭萬林揣著半年的房租走進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的房間:“阿哥,今年干得不錯,房租一直沒有給你交,現在帳都算回來了,把你的房租交了。”

  “誰跟你說要房租了?誰還沒有個困難?把錢拿回去給兒子補身體,只要你愿意,我們家的房子你想住到啥時候就住到啥時候,一分錢不要。”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說。

  郭萬林以為他是說著給自己寬心呢,沒想到真不要,就連水費、電費也不要,這一住就是四年多,在四年當中,郭萬林目睹了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的為人處事,不論是哪個民族,來自何方,只要你是來租房子打工的,他都會把自己的房子低價出租,“有錢就交,沒錢了等有錢了再交,就是不交也沒關系,這個院子里就有好多人晚上還在,早晨起來就連被子帶人沒有了。”但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從來不說啥,還是依然由租戶自己來交。

  除了郭萬林以外,還有72歲的李克新老人、蘇萊曼·艾力、伊瑪目·木合買提等等有困難時,都得到他的幫助……

  “一個大好人,熟悉不熟悉的,只要是有困難找他,他都會想辦法去幫忙。”他就是阿不都熱西提·賽來,大營門村四隊“十戶長”、一名普通的維吾爾族中年人,一個極其普通的哈密人,多年來幫人無數,凡是受過他幫助過的人,都稱為“好人”,說他“有顆金子般的心”。

  

責任編輯:馬 云鵬

   全國文明網聯盟

哈密文明辦主辦 哈密文明辦主管 聯系電話:0902-2232268
All Copyright Rights Reserved 哈密文明辦 版權所有
技術支持:新疆騰悅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京ICP備10031449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 1012010003
036期二肖中特
<del id="rrzzv"></del><span id="rrzzv"></span>
<span id="rrzzv"><dl id="rrzzv"></dl></span>
<span id="rrzzv"><dl id="rrzzv"><ruby id="rrzzv"></ruby></dl></span>
<ruby id="rrzzv"><dl id="rrzzv"></dl></ruby>
<strike id="rrzzv"></strike>
<span id="rrzzv"><dl id="rrzzv"></dl></span>
<ruby id="rrzzv"><dl id="rrzzv"><del id="rrzzv"></del></dl></ruby>
<strike id="rrzzv"><dl id="rrzzv"><ruby id="rrzzv"></ruby></dl></strike>
<del id="rrzzv"></del><span id="rrzzv"></span>
<span id="rrzzv"><dl id="rrzzv"></dl></span>
<span id="rrzzv"><dl id="rrzzv"><ruby id="rrzzv"></ruby></dl></span>
<ruby id="rrzzv"><dl id="rrzzv"></dl></ruby>
<strike id="rrzzv"></strike>
<span id="rrzzv"><dl id="rrzzv"></dl></span>
<ruby id="rrzzv"><dl id="rrzzv"><del id="rrzzv"></del></dl></ruby>
<strike id="rrzzv"><dl id="rrzzv"><ruby id="rrzzv"></ruby></dl></strike>